零点追书:《婚久终成宠》,作者:醉后渔歌

时间:2018-02-06 19:36:21 作者:一个疯子 阅读: 3976 点赞: 80 分享: 78

故事梗概:

除了领证时的惊鸿一瞥,四年来,乔芷没有见过她名正言顺的丈夫一面,而那一瞥,她甚至根本就没有记住他的样子。 她嫁他是无可奈何,他娶她也是权宜之计,不见,倒是也乐的自在。 四年后,他走出军营,回归家庭,乔芷的婚后生活正式开始了。 从陌生到熟悉 从不爱到深爱 婚久终成宠 某一天的傍晚,夕阳西下,乔芷打开门,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,他说,“你是乔芷吧,我是你的丈夫,顾叶宸。” 乔芷微微愣神,恍然间有点印象,这好像真的是自己四年前只见过一面的丈夫。

第1章 ‘被’相亲了

星期六的下午,冬末初春的阳光正好,照在身上,挥散了一些冷寂。

乔芷推开了咖啡厅的门,一阵浓郁的咖啡香味扑面而来,门上特制的铃铛铃铃的响了几声,服务生温柔的鞠躬,“欢迎光临!”

“乔芷...”角落的卡座里一个长发大眼睛的姑娘朝她招手,“这里,这里...”

乔芷微微颔首,迈步走了过去,走到近前,脚步一顿,有些怔愣,“你朋友?”她没想到还会有其他人。

“是我哥哥,梁宇,公司年会上见过一面,你不记得吗?”梁琪站起来介绍。

那西装革履的男人忙站起来,有些局促的伸手,“乔小姐,你好!”

这样看,乔芷有了些微的印象,去年公司年会上,梁琪是要她哥哥陪同前来的,她记得当时打过一个招呼,但也仅限于记得梁琪有一个哥哥,却并不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子了。

乔芷象征性的伸手浅握了一下,“梁先生,你好!”

两人入了坐,乔芷从包包里将文件拿出来递给梁琪,“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的资料?”梁琪以前与乔芷在一个部门,两人虽然说不上很要好,但还说得上话,年后,梁琪就跳槽了,两个人也只是偶尔联系一下,昨天晚上,梁琪给她打电话说想从她这里借一些资料,两人就约在了这里见面。

梁琪随便翻了翻,便放下了,高兴的挽着乔芷的胳膊,“乔芷,我们也好久没见了,今天好好聊聊,你要喝点儿什么,吃点儿什么,随便点,我哥请。”

梁宇忙点头,招招手叫来服务员,又看向乔芷,“乔小姐,喝什么,卡布奇诺怎么样?”

乔芷客气的一笑,“不用麻烦了,我还有事,接着就走了。”

“怎么那么快就走呀?不行,你得多陪我会儿...”梁琪不愿意了,转头对服务生道,“就来杯卡布奇诺。”

乔芷忙摆手,“不用,白开水吧,喝咖啡晚上睡不着。”

“那要不再点点儿甜品吧?乔小姐看看想吃些什么?”梁宇将甜点单子递了过来。

梁宇的殷勤让乔芷微微皱了皱眉,并不伸手接,“就不麻烦了,资料也送过来了,我还是先走吧。”说着,乔芷就准备起身。

梁琪忙站起来拉住她,对那服务员道,“不点了,不点了,就来杯白开水就好。”生怕乔芷真的走了。

梁宇也起身,有些慌乱,“乔小姐...”

梁琪对他暗暗摇摇头,又转身对着乔芷,嗔怪道,“干嘛呀,刚来就走,先坐下。”

乔芷其实并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,但碍于梁琪的面子,还是忍了忍,坐了下来。

一时间有些沉默,服务生送上一杯温水,乔芷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,梁琪见气氛有些尴尬,轻咳一声,“乔芷啊,公司里现在忙吗?我走了以后,是不是所有的工作都落在你头上了?”

“还好...”乔芷勉强笑笑。

“我哥所在的公司也是做网游的,你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哥,我哥可是这方面的天才。”

梁宇忙摆手,脸上微晒,“乔小姐不要听我妹妹胡说,她夸大其词了,我不过就是略微懂一些,可称不上天才。”

乔芷笑笑,并不搭话,梁宇见乔芷兴致缺缺的样子,与梁琪对视一眼,有些尴尬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乔芷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站起身,打算告辞。

“小芷?”一个略微惊讶的声音,带着喜悦。

乔芷顺着声音看过去,一个打扮优雅的中年美妇走了过来。

“妈...”乔芷看到顾母也很开心,“您怎么在这里?”

顾母走过来,扬了扬手中的大包小包,“这不是给你爸爸买了些衣服...”看到站起身的梁氏兄妹,“你在这里见朋友?我没有打扰你们吧?”顾母看向梁氏兄妹,有些歉意。

“没有,没有,我们只是闲聊,”梁宇摆手,让开一个位子,“伯母一起来坐吧。”

乔芷给顾母介绍,“妈,这是我同事梁琪和她哥哥。”

又对着梁琪道,“这是我婆婆。”

婆婆?梁氏兄妹一下子愣住了,梁琪瞪大眼睛,“乔芷,你结婚了?”

乔芷点头,“对,我已经结婚四年了。”

梁琪错愕的讪笑,有些无法接受,结婚四年,岂不是上大学时就已经结了?

顾母看了看乔芷,有看了看怔楞在一旁的梁宇,有些了然,以前乔芷在外面介绍她的时候都会说‘这是我妈妈’。

“梁琪,我先陪我婆婆回家了,你们再坐会儿吧,我们改日再聊。”乔芷笑着道别,然后接过顾母手中的东西往外走去。

梁宇与梁琪对视了一眼,梁琪咬唇,“哥,我真不知道乔芷原来结婚了,我与她一起工作了快三年了,从来不知道她竟然结了婚。”

梁宇在她公司的年会上对乔芷一见钟情,她便想着撮合两人,但平日里公司的人没少给乔芷介绍男朋友,乔芷都拒绝了,所以她才想着以拿资料的由头将她骗出来,说不定两人就看上眼了,谁知道,她竟然结婚了?

梁宇看着玻璃外的窈窕背影,苦涩的笑了笑,“算了,只能说我们没有缘分。”

*

“奥,对了,还给你买了两件裙子,还想着等会儿给你送过去,正好在这里碰见你了。”往停车场走去的路上,顾母突然想起来,指着乔芷手中的两个白色的购物袋道。

“您不用给我买,我有许多衣服的。”

顾母佯装不悦,“趁着现在年轻不打扮,你打算等跟我一般年纪时再打扮,可就晚了。”

乔芷笑,“一点都不晚,妈现在也很漂亮,不打扮都漂亮。”

顾母高兴的点点她的小鼻,“就你会说话。”

到了停车场,顾母打开车门,乔芷将衣服放进去,站在车旁等着顾母倒车。

“上来呀,妈妈送你回去。”顾母摇下车窗。

“不用了,妈妈,我还得回公司一趟,公司就在附近,几步路就走过去了,您不用送我,改天我回去看您和爸爸。”其实她并不是要回公司,只是不想顾母麻烦,所以扯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。

顾母点头,嘱咐道,“你自己注意点,不要为了工作就忽视了身体,听到了吗?”

乔芷乖巧的点头,“知道了,妈妈。”

看着顾母的车出了走远了,乔芷才慢慢的走出停车场往公交站牌走去,下午四点,等车的人不是很多,不多时,便来了一辆62路,乔芷走上公交车,刷了卡往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车窗外的汽车,行人,橱窗,树木缓缓的后退,夕阳的余光打在身上,乔芷的眼神有些涣散。

七年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?她都有些快要记不清了,不知是故意忘记还是不愿记起,那些往日的时光仿佛成了斑驳老旧的照片,尘封在了岁月当中。

当她因为胃出血躺在充满消毒水气味的病床上时,那一刻她闭上了眼睛,就这样死了吧,死了也就解脱了。

再也不会吃不饱,再也不会被打的浑身青紫,再也不会被关在小黑屋里,这一切都会随着死亡而消失,那些痛苦也就不会再日日夜夜的折磨着她

那一年的乔芷十九岁,刚刚高中毕业,当她睁开眼睛时,眼前是和蔼可亲的顾父和顾母,两人抱着她泪如雨下,乔芷的爸爸与顾父是战友,据说是特殊部队里的生死战友,不知是什么任务,乔爸为了救顾爸搭上了自己的性命,乔妈妈一时受不了打击服了安眠药抢救无效追随乔爸而去。

当顾父得知消息前来寻她时,舅舅早已带着她搬了家,整整十四年,他们终于寻见了她。

那是父母走后第一次有人把她抱在怀中,如此的温暖,如此的亲切,让她仿佛寻到了一个避风港。

顾父与顾母把她接走了,让她读大学,学设计,把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照顾,她的人生终于有了阴霾以外的颜色。

与顾叶宸的婚姻,据顾父的说法是早已定好的娃娃亲,乔芷22岁那年,还在读大学,便与顾叶宸登记结婚了,与顾叶宸的相见,不过惊鸿一瞥,民政局的婚姻登记处,她坐下,他起身,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走掉,她一个人默默的在他已经签好的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就连结婚证上的结婚照都是顾父找人合成的。

对于顾叶宸,些微存留的印象便是那一身笔挺的军装,他冷硬的侧脸早已模糊,剩下的只有那抹耀眼的绿色。

结不结婚对于她而言,是无所谓的,只要她唯一在乎的顾父顾母高兴就好,他们是她在这个世上还活着的唯一一点支撑了吧。

微信字数受限

点击阅读原文

继续免费阅读

【今天你的青蛙看书了吗?】
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